中华少年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爱情有毒_散文网

来源:中华少年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姐姐比大六岁,文子比月儿大七岁,认识文是因为姐姐带她去上海玩,那时她才十二岁。

大家都很穷,姐姐把月儿丢在文租的小房子里,房子很黑,墙上贴的都是纸,家里不是很通风。还好,有个破电视还能看。两个人都出去上班了,文下班回来看月儿一个人在家很没劲,骑着电瓶车带月儿出去玩,月儿坐在前面。

“我教你骑车好不好”

“啊?不好吧,我好怕”

“哈哈,没事的”

月儿不敢说话,怕真的要她骑车。( 网:www.sanwen.net )

文跟月儿姐姐说,挺喜欢这个小的。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过年边,文打电话给姐姐说,带她们出去玩,月儿问姐姐是谁,姐姐说,是很喜欢你的那个哥哥,月儿开心的点点头。她们去了市里,文问月儿想吃什么,月儿害羞的摇摇头。姐姐说给她买巧克力,月儿还记得还给她买了一个漂亮的书包。

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月儿十七岁了,读高中。过年边,文打电话给姐姐说,带她们出去玩,月儿问姐姐是谁,姐姐说,是那个很喜欢你,给你买书包的哥哥,月儿还是开心的点点头,只是模糊了他的样子。文开的是一辆别克来接的她们,他们去KTV唱歌,月儿一个人唱,姐姐他们只顾聊天去了。晚上带她们去吃的烧烤,然后送她们回家了。

这是他们第三次见面。

月儿十九岁了,没考上理想的大学,放弃了学业,其实她是很喜欢读书的。月儿出去了一年,很辛苦,回家连车费都没有,这一年,她吃了太多的苦,晒得很黑,不过在社会上也学会了很多东西,看到了一些丑陋的人与事,她感觉她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她很害怕。姐姐过年回来跟她说,去文那上班吧,他现在已经拼出了公司,现在缺人。了,应该比外面要好点,家人也放心点。月儿答应了。

月儿去了上海,先去了舅舅家,打电话给文:“哥哥,我是月儿,我到上海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哦,是你呀,小妹妹,我明后天去吧,你先把地址发给我”

“嗯,好,拜拜”

月儿有点激动,把地址发给了文。文第二天就来接她了,从舅舅那离开了以后,月儿知道,今年又是她的新了,她一定要好好工作。

文用心的开车,嘴角不时露出一丝微笑,欲言欲止,也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月儿不敢看文,只是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正直初三月,微风和煦,阳光明媚,夹杂着公路上的鸣笛声,月儿把手伸出窗外感受着风吹拂手面,月儿握紧拳头,以为自己抓住了风。月儿看到了黄浦江,月儿的脑袋瓜子都想伸出窗外了,江面被风牵起的涟漪,是一道又一道的地平线,只是被江面的轮船阻断了。哦,还有只豪华大艇呢,大艇上耸立着一只金色龙头,甚是壮观。

“想不想家?”文说话了

“还好”月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是挺想家的。

“习惯了就好,在我这不用怕的,我刚出来的时候,三年都没有回家呢,呵呵”

“不会吧,要是我肯定不行”

“你不一样,我们面临的事情多,你一个小丫头,当然不要操心的,到上海来,我先带你好好玩,好吗?”

“呵呵,嗯,好”

这是他们第四次见面。

到了文家,文给她安排好了一个房间,床靠着窗户,阳光直射进来,很温暖很舒坦。她在整理东西,文已经去做饭了。月儿说:“让我来吧”

“不,今天第一餐我做给你吃,以后你再烧给我吃,哈哈,可以吧”

“嗯,好,呵呵”

文烧的是小黄鱼,还有小青菜,还有一个咖喱土豆。文把饭都给她盛的好好的,叫她过来吃饭。

“味道真的很好”

“呵呵,那你多吃点,我一般都不烧饭给别人吃呢,你真是有口福”

“嗯,我多吃点”

文就吃了一小碗,月儿问:“你怎么就不吃了”

“我要减肥呀”文摸摸他的啤酒肚。

“呵呵,还好呀”

“你要多吃点”文就走开了,文是去倒水了,放了一杯水放在月儿旁边,月儿会意的说了声“谢谢”

一连几日,文都没有带她去上班,文有时出去办事就带着她,把她放在车上。没事的时候就在家里陪她。然后他们一起去菜市买菜,一起回来做饭,晚上也会开着车出去看上海的。

上海,的确是个繁华而美丽的城市,白天给人以一种踹不过的气息,压抑而不敢丝毫的放松。却呈现一种让人陶醉,让人抚摸,让人拥抱的感觉,如痴如如醉如醒。最让人难忘的是霓虹灯的光影,一排排,坚挺而颂拔,照亮着每个害怕黑的人的。

又这样过了几日,月儿说,什么时候带我去上班呀,文说,今天带你先去公司看看吧,月儿又开心又激动,也害怕,怕自己不能胜任。公司里有个比月儿大几岁的姐姐,文说,以后就跟她学习,要好好的学。月儿点点头。文回来告诉月儿,那学了好久才学会,希望月儿能早点学会。接下来月儿就去上班了,上班第一天,才到三点多,文就来接月儿下班了。第二天,月儿刚到公司,文就来了,对其他人说,今天带月儿出去有事,月儿就跟文出去了,原来是去游乐园。月儿莫名其妙。文说“今天知道为什么我带你来玩吗”

“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嗯,真的”

“今天是不是你生日?我带你来玩一天”

“我生日?”月儿想,自己的生日还要过几天呢。可是她也不敢说,不知道文怎么知道的。只好说是的。

“今天你好好玩,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月儿要去鬼屋,文只好陪她去,文让她躲在自己怀里,两个人进去了,月儿眼睛都不敢怎么睁开,把文抱的紧紧的。

月儿说要去挑战云霄飞车,文说好吧,去吧。月儿坐完云霄飞车,腿都软了,吓得说不出话来。文搂着她,让她靠在他怀里。文什么都不玩,只是一直都陪着她。那天,月儿好开心。

月儿安心的上班了,文每天晚上都会来接她,公司的人都说,月儿,你的专职司机来了。公司的人以为她真的是他一个什么妹妹。

“丫头,回家了。”

“嗯,好”

“今晚想吃什么?”在车上文问月儿

“随便吧,我无所谓的”

“我带你去外面吃吧”

“嗯”

他们去了一家鸡公堡,也真是奇怪,整个店里,只有两个吃饭的人,就是他们俩。服务员们都看着他们吃饭,月儿好不习惯。

“我挺喜欢这的”

“为什么”

“因为人少,哈哈”

<儿童癫痫危害有多大p>“别被她们听见了,呵呵”

回家的路上,月儿没怎么说话,因为她晕车,只是坐他的车子,只有那一次让她不舒服了,也许是刚吃的饭吧。回到家,月儿去了房间,站在窗前发呆,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是想这样久久的呆着。文去月儿的房间看到发呆的月儿,没有说话,直径走了出去。

第二天早晨,月儿还没起床,文在门外对月儿说今天不用去上班了,在家休息一天。月儿答应了,继续沉睡着。月儿听到文关门出去的声音。哦,太阳都出来这么久了,月儿赖洋洋的起来了。快到中午的时候,月儿正在上网,家里来人了,门开了,是文,只是后面还有个漂亮的姐姐,文指指后面的姐姐对月儿笑,月儿明白他的意思叫了声:“姐姐好”。

他们进来好像是拿了什么东西,相机吧,然后就离开了。月儿一个人在家,忽然觉得好。不想上网了,回房间躺在床上,只有躺在床上才感觉到了温暖。月儿听过文有女,只是来了这么久,文一直都和自己在一起,从没提过她,他们好像不怎么见面,难道只是精神恋吗。月儿想不明白。

晚上,文回来,月儿已经睡了。月儿听到文的敲门声,月儿假装睡着了,没有答应。终于又过了一天。

文很早就起来了,月儿也起得很早,月儿好像一身疲惫。

“昨晚睡得好吗”

“还好”

“晚上冷吗”

“不冷,还好”

“是不是生病了,一点力气都没有”

“没有”月儿摇摇头。

他们出门了,文带她去吃肯德基早餐。买了很多。

“多吃点,看你没劲的样子,要是生病了就告诉我”

月儿只顾吃东西,没有说话。这样过了几日,文依旧每天接送月儿上班。

那天,很晚了,文还没来接月儿。公司的人说,你的司机怎么还没有到呀。月儿想给文打电话,又不敢,想了半天选择发短信吧!

“超人,接我”月儿想了半天,想出“超人”这个词,在她心中,文就像超人一样。

“在路上了”文的信息很快就传来了。

月儿看了信息,冒出冷汗,心底也开心的不得了。

“丫头,等急了吧”文来了,摸了摸月儿的脑袋。月儿低头笑着,不敢看文。月儿就这被文领走了。

在车上,月儿不敢说话,车里的空气,让月儿喘不过气儿来。

“对了,小丫头,你发的信息是什么意思”

月儿不敢回答,不说话,只是笑,月儿脸红了。

“超人?超人是什么意思呀”

“没有什么”月儿把头扭向窗外,不敢让文看到她脸红紧张的样子。

一路上,他们没有说话。

,文的东西月儿都不敢碰,现在,月儿每次都帮文的衣服洗好,晒干后把叠整齐,放在文的床上。因为姐姐说,文的事情多,叫月儿多帮他做点家务。文每次看到叠好的衣服,都会摸摸月儿的头,月儿感觉很。晚上月儿也习惯在文的房间上网,听歌,写文章。文就睡觉,有时也坐在月儿旁边看着她。好几次,吃过晚饭,月儿都见不到文,月儿就打电话给他,他说在楼下散步。月儿到楼下,看见文坐在木椅上看着远方发呆,月儿就坐在他旁边,有时,两个人也会来回的踱着步子。

到了,月儿说想回家,文答应了,文把她送到车站,她回家了,文说:“丫头,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一路上,月儿忽然觉得不想离开,好想今天回家了,明天就回来。到家了,月儿心里都慌慌的,拿着手机,不想放开,希望能看到谁的信息,她等,一直等,连吃饭都没有。一直没有等到,她觉得也许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她苦笑着自己怎么能期待那么多,她自责着,不安着,心里也疼着。可是,电话偏偏响了,是文,她好激动,不管长途漫游了,就接了电话。

“喂”

“丫头,到家了吗”

“嗯”

“家里好玩吗”

“还好”

“什么时候过来?”

“我想明天就过去”

“呵呵,多玩几天吧,没事的”

“嗯”

“好吧,没事了,就是打电话问下你有没有到家,挂了,拜拜”

“喔,拜拜”

月儿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很开心,足够了。在家几天,文都给月儿打电话的,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真的足够了。没过几天,月儿就去上海了,文在车站等她,见到文,月儿又不敢说什么,不敢看文。

一连几天,月儿又没有上班,在家里玩,文陪着她,他们找了一个好天气,去了一个古镇上玩,月儿就跟在文后面,古镇上,游客很多,形形色色,风景再美,也比不上月儿心里的美。下午,他们去了一个地方,人很少,有河水,有小桥,有绿地,也是找了很久才找到这个地方的。月儿脱掉鞋子,踩到水里,文在水里洗手,月儿跑过去,文害她,把水洒在她身上,她也不甘示弱,两个人玩起水来了。后来,月儿索性跟他说,要他背她,文起先没有答应,后来还是吵不过月儿,背起月儿走了很长一段路。天都知道月儿有多幸福。

晚上他们回到家,一起做饭吃了,文又一个人去散步了,月儿没有去,月儿在家里上网,文回来的有点晚,对月儿说“丫头,早点睡觉去,快,乖。”月儿回房间了,睡在床上,月儿幸福的着一天的点点滴滴,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给文发了条信息“见到你时,我就很紧张,小鹿乱撞一样,见不到你时,就想你快点回来,真的,谢谢你,勿回!”月儿想,千万不要回信息,她怕文会骂她。文还是回了,她紧张的慢慢划开手机,“晚安”两个字。她回味了很久,心也从嗓子眼放下来了。

第二天早上,文问她:“你在想什么,记住,不要乱想知道吗?”月儿的心疼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在去公司的路上,文说:“我刚来上海吃过很多苦,你现在还小,所以我想要你过得好点,我会对你好,不让你受苦,知道吗,知道我的意思吗”月儿不说话,月儿知道所有的意思。晚上文过来接月儿,月儿坐在车上还是没有说话,只知道看着窗外的风景,她的心很沉重,她也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

“你怎么了,不要不开心。”

“没,没有呀”

“那就好,开心点”

月儿点头。

晚上月儿吃过饭,就回房间了,她还是习惯着那个动作,发呆。这几天都是一样,月儿和文的话语都变得很少。

那天,月儿在公司,收到一条短信,是文发的:“丫头,我不要你不开心,看到你那样,我很”月儿不知该怎么办了,她好想问是真的吗,她不敢问了,回到“知道了”晚上文来接月儿,月儿还是不说话,文把手放在月儿的肩上说“开心点,好吗”月儿点点头。吃过饭,月儿回房间睡觉了,文的信息又来了。“开心点,知道吗,我要你开心点”

“嗯,我知道该怎么做”

“好,早点睡觉,丫铁岭治疗癫痫的医院排行榜头”

“晚安”

“晚安”

一大早文就走了,月儿觉得奇怪,难道不带自己了吗,一会文就回来了,原来文出去买早点去了,月儿上次说过,想吃生煎,只是他们住的附近没有,文去了很远才买回来的,月儿的没有哭出来。月儿想,只要每天能见到文就好,即使什么都不是。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又和以前一样,很开心,有一次,月儿出去给公司办点事,文去接她回来,直接没回公司,而是带她出去玩了,他们去爬山,开始的时候两个人说说笑笑的上山了,在山半腰,文牵起了月儿的手,拉着她。月儿的脸顿时红的不得了。山上,风很大,月儿依偎在文的怀里,他们一起看着山脚下的风景。

“这里真的很美”

“嗯”月儿什么都不想去想。

他们在一石墩上坐着,文一直看着月儿。

“你看着我干嘛”

“就想这样看着你”文拉起月儿的手“其实,我很喜欢你,只是,你知道的,我有女朋友,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

月儿看着文,文接着说“这么多年,有好几个人都喜欢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喜欢上你了,可是我真的好矛盾,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每次看到你不开心,我都很心痛”

“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有时候事情多,我也不想烦你”

“给我点好吗”

“嗯,都听你的”

回家途中,文一只手开车,一只手牵起月儿的手,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你知道我比你大多少吗”

“知道,七岁呗”

“你不嫌我老吗”

“不”月儿摇摇头接着说,“我就喜欢年纪大的,嘿嘿”

“傻丫头”文紧紧的握住月儿的手,“以后要天天开心知道吗,我会一直对你好的,你看我长的又不帅,有小美女在,我多开心呀”

“呵呵”

晚上,文先把月儿送回家了,他告诉月儿,他要出去有事,会晚点回来,叫月儿自己出去买些吃的,月儿答应了。快十二点了吧,文还没有回来,月儿一直在文的房间上网等他,文的电话来了:

“你睡了吗”

“没有”

“怎么还不睡”

“我想再上会网,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月儿听到文的声音好像喝醉了一样,月儿很着急。

“我喝多了,在卫生间,很想听到你的声音”

“我要你回来,你马上回来”月儿哭出来了

“嗯,听话,在陪客户喝酒,过会”文喝的真的很多了

“你在哪,我去找你,喝酒开车不安全,我怕”月儿一刻都不想等,她哪知道她对上海熟吗

“没事的,我马上就回来好吗,”

“嗯,马上,我,我会等你”

“好,不说了,我先出去了,等我回来”

挂上电话,月儿心里一直慌慌的,她好怕文酒喝多了,对,到楼下去等他,十分钟应该就会到家吧,她想着。嘟嘟嘟,她就下楼了,只穿着睡衣,门卫室的灯开着,只见门卫伸出头来看着她,半夜里,她突然觉得好不安全,如果门卫是个坏人怎么办,花丛里的昆虫唧唧的开始叫唤着了,冷风呼的从她身边一闪而过,她赶紧走到马路边上去,一直看着路的那头,快点回来吧,求求你快点回来,我好害怕。来了一辆车会是他吗,不,不是的,是黑色的车,她要等的是白色的车。她想到“望穿秋水”这个词,她苦笑着,这个时候还能想的出来。又来了一辆车,越来越近了,她感觉一定是他回来了,车停在她身边,文看着她,她拉开车门坐上去了,文没有说话,她也不敢说话。她就紧跟在文后面上楼了,到了家里,文突然抱住了她,紧紧的,“不要对我这么好,真的不要,我好矛盾,我该怎么办”

“不要烦了,很晚了,先睡觉去吧,快去洗个澡”

文没有放手,一直抱着她,她也不做声。

“丫头,你快点去睡觉吧,我也马上去睡觉,快”文放开她,摸摸她的头。

“嗯”月儿回房间了,月儿的心火热。她睡得很好,很安心。

早上,月儿起来了,文还没起来,平常文都是先起来的。月儿去了他的房间,文趴在床上,没有盖被子,真的很心疼,月儿把被子给他盖上,文很有意识的抓住她的手,眼睛没有睁开,也不说话,只是一直抓着,月儿就坐在床边看着他,月儿用另一只手去摸他的头,这是她第一次这样摸他的头,她感觉自己好像比文大一样,觉得一直照顾她的文突然变成了个,她眼神里透露出一种爱怜。

文很久才醒过来,说今天不去上班了,叫她在家休息一天,文出去了,月儿又习惯的站在窗前发呆了,真美呀,树头都吐绿了,连房间都能闻到叶绿色的我味儿了,小区里什么花呀,草呀的都长的那么好,都是春天就好了,她也想时间永远都停留在这里。下午,文回来了,月儿对他笑,文也笑了,还是习惯的摸摸她的头。吃过饭,月儿在房间里看电视,文走进来,把电视关了,月儿看着文,文又一次抱住月儿:

“昨天晚上,你真的好让我感动,真的,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你太傻,太傻了”

月儿摇摇头。其实她是很幸福不是吗。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好矛盾,我跟我女朋友在一起三年了,虽然我们没有住在一起,但是我说不出口,她没有向我提出来分手,我不会开口的,我……”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月儿脑子里也乱的很,她该怎么做怎么说。

“月儿,我永远是你哥哥好不好,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吗,我该怎么做,我真的不知道……”听到这,月儿不想说什么,感觉没有心了,什么感觉都没有。她推开文,文看着她,文又一次紧紧握住她的手,月儿的手都弄疼了,文又轻轻的松开手,月儿知道,他的松开,也是心里松开了自己,文走了出去,关门时,月儿知道文看了自己一眼,只是月儿一直低着头的。

月儿睡在床上,泪水当然占了主角,她想,算了,不要怪文,都是自己不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一直这样想着想着,睡着了。早上醒来,阳光好的不得了,她打开电视,静静的看了会电视,就起来了。看见文,月儿没有说话,洗漱完,就跟文后面上班去了,他们没有说话,文在车上,不时的看着月儿,月儿都能感受到,月儿假装玩手机。文一只手开车,一只手也拿起了手机,月儿收到一条短信“开心点,笑一个”是文发的,月儿被他这一举动逗笑了。文依旧每天接送她上下班,月儿依旧每天帮他把衣服洗好叠好,月儿不怎么去他房间上网了,月儿也习惯去楼下散步了,文有时候也下楼去。

“你在看什么”

“看风景呀,这里真的很漂亮,以前都没有发现,呵呵”月儿笑出声音来

“早点回去,晚上这里冷”

“嗯,知道,你先回去吧,我等下就回来”

“我们一起回去吧”

“嗯,好吧”月儿想了一会说道。

月儿丙戊酸镁缓释片吃多了会怎么样直接走进了房间,关上门,睡觉了,她不想知道这个房门外的一切事情。

那天,月儿的一个好朋友来了,他们烧了一桌子的菜,文,月儿,好朋友,他们买了很多啤酒,三个人都喝的很多。月儿喝到途中突然哭了,很大声的哭出来,坐在地下,起不来了,好朋友把她抱起来,她就是不愿意起来,文过来拉她,她甩开文的手,突然冲到门外去了,狠狠的关上门,她坐电梯下去的,文他们没赶上,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清醒的,她跑到他们平时坐的木椅那,哭的稀里哗啦,她就是想哭,控制不住的哭,天也在下,她越哭越凶。文跑过来抱起她,她没能逃脱的掉,还是用心的哭,电梯里很多人都看见了。

文把她送到房间,让她睡在床上,她蒙上被子,不想看见谁。眼泪一直顺着眼角蔓延,蔓延……

早上她觉得心里清醒了很多,原来泪水就是放下的最好证据,她想回家了,她不能看见文,她矛盾急了。

“我……想回家”

“回家?”

“嗯”

“回家还来吗”

“再说吧”

“不回去,可以吗”

“我想回去”

“回去有事吗”

“嗯,有事”

文没有说话了,把月儿送到公司,文就走了,晚上准时来接的月儿,月儿一天里,心里都乱糟糟的。文把车停在路边人很少的地方。

“不回家,好吗”

“我想回家”月儿半天说出话来。

“真的想回家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我是真的想回家”

“只要你不回家,我什么都答应你”

“叫你下跪了”月儿笑着说道

“只要你不回家,我就愿意,真的”文,好像真的要下跪,在车上动了一下。

“我开玩笑的,我就是想回家”

“那你玩几天就过来好吗,到时我去接你”

“嗯”月儿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文不要她回家,月儿想也许是因为怕姐姐要怪文,毕竟他们是很好的同学。

一大早,月儿就起来了,文不起来,月儿去敲他的门,把文拉起来了。在往车站的路上:

“不回家可以吗”

“都到这了”

“我现在就开回去”

“不行”

“我带你去杭州好不好”

“今天?”

“嗯,只要你不回家,就今天”

“你没有事情了吗”

“我一上午把办好,我们下午晚点走”

“算了,我还是回家”

文没有办法,把月儿送到坐车的地方,帮月儿买好车票,一直等月儿坐的车开走了,文才离开。文给月儿发了条短信:

“路上好好的,注意安全,到家给我打电话”

“嗯,好”

在家的几日,昏昏沉沉,文打电话来了,问月什么时候过去,月儿说就明天吧。文说来接她,月儿说不用的,自己坐车就可以的,文在车站一直等着月儿。月儿晚上到的。见到文,月儿就一直在笑,天知道她在笑什么。文把车停在一个空旷的地方。

“这次回家,你好像变了”文说

“有吗,没有呀”

“感觉吧”

月儿还是笑。文打开车门走了出去,月儿一个人在车上,外面黑的什么都看不见,文走了好久,月儿有点怕了。文回来了,两个人不在说话。文先开口了:

“你看你那窗子边上是什么……”带着惊悚的口气说道

“啊”月儿一下扑到文的怀里

“呵呵”文坏笑道。

月儿转过神了,真的把月儿吓到了,月儿不敢说话。坐在副驾驶上,偷偷的瞄着窗外,这是什么鬼地方呀,一点等光都没有。文一把拉住月儿,把她往自己的怀里拽,他抱着月儿,什么都没说,月儿呀,你该怎么做,月儿不知道该怎么做,也只好顺应着。也许一个人的白天和是不一样的。

月儿的手机响了,月儿正要看是,文把抢了过去,

“你要干嘛,给我!”月要去抢

“我想看看是谁”文不给

“我不要你看我的东西”

“我要看”

那天晚上,他们很晚才回去,文一直在车上抱着她。他们的关系好像又好了,比以前更好了,文总是喜欢抱着她,她就像个孩子一样躲在他怀里。有时他们也会在家里打闹着,文不让她跟别的男人发信息,天天检查她的手机,她问为什么,文说他就是不想看到月儿和别人发信息,月儿很少发信息了。

两个人真的很开心,就像真的小两口一样,月儿有时不让文出去,文就不出去,月儿也从没有问过他女朋友的事,文天天都陪着月儿,除非真的有事的时候。

见文还没有回来,月儿那天很早就睡了,她知道文很快就会回来的,月儿表哥给月儿打电话,月儿正在和表哥通电话,文回来了,打开月儿的房门,见月儿在讲电话就出去了,只是月儿看到文的表情好像不是很开心。月儿挂了电话去问文,问没有说。月儿想,难道是看到自己在讲电话吗?月儿回房间了,月儿知道文会过来的,因为他这几天晚上都会过来抱抱月儿说声“晚安”再去睡觉。只是今天晚上一直没有等到……

月儿照样去上班了,昨晚也许是因为文太累了吧。快到中午的时候,月儿看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喂,您好”

“喂,你是月儿吧”一个的声音

“嗯,您好,您哪位?”

“我是文的女朋友,你见过的”

“喔”月儿还没反应过来

“我知道你喜欢他,你跟他在一起吧,不要说我给你打了电话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月儿,心里一直在蹦,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天又是慌慌的。晚上和文一起回来,文问她:

“今天有没有接到什么电话?”

“没有,月儿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喔”

月儿看到文脸上的表情了,月儿心疼,因为文一直愁眉苦脸,月儿不想问什么。那几天文没有说过什么话,没有去她房间,月儿感觉,有些事情正在发生。

过了几日,文买了很多菜,还有大龙虾,很多酒,终于有了笑容,月儿以为文心情好了。文喝了好多酒,月儿只顾吃龙虾了,他们还比赛剥龙虾。很是开心。文的电话响了,文拿着电话走开了,然后就打开门走了,走的好像很急,月儿追上前去。

“你去哪,你喝了酒不能开车,”月儿很担心他,月儿又看到他脸上的那个表情了。

“我去我女朋友那,你跟着干什么!”文狠狠的丢下一句话。

他去他女朋友那了,我去干什么,是呀,月儿的心真的碎了,月儿关上门,也出去了,她该去哪。谁也不合肥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知道她一晚上去哪了,只有她自己知道。文晚上回去没见到她,打电话给她,她没接,早上她回来,看到文的车停在地铁口,她给文发信息了“我看到你的车了”文开车找到了她,她坐上了车,只是不再坐副驾驶了,除了副驾驶她从来没有坐过后面。文问她去哪了,她没有说。

“我女朋友看到你第一次给我发的信息了,我没有删,”

“你说了是我发的”月儿问道,

“嗯,”

“还跟她说了什么吗”

“没有”

文回来的越来越晚了,月儿有时候也是自己坐车回家,月儿不过问许多。也许只有站在窗前才是她最心静的时候。也许人世间的情情爱爱就是如此吧,反反复复。

……

这天,很奇怪,文很早就回来了,到月儿的房间,月儿看着他,他给了一条短信给月儿看:

“我知道你不再像以前一样爱我了,你放我走吧,我不想再这样了……”文对月儿笑了,又抱着月儿。月儿想到,文曾说过,他不会对他女朋友提出分手,除非是她先提出来。月儿忘记这之前所有的事了,这一刻她的心又温暖了许多,紧紧的抱着文。文还是喜欢检查月儿的手机,月儿也要看文的手机,有时候月儿也看到文给他女朋友打电话的记录,有时候文也神神秘秘的接电话,月儿都知道,后来文直接变聪明了,打完电话就删掉,或者甜言蜜语哄哄月儿。那天,文的手机在充电,有一条短信,月儿偷看了,“明天早上还送我吗”月儿终于明白,难怪文早上都很早出去,然后带点早点回来,月儿一直以为,文是给月儿买早点去了。其实这一点她早该知道,她听过在文那做事的弟弟说过,文早上经常去送他嫂子,送到地铁那,晚上也出去接她呢。

月儿还是没有问过文,文还是会天天检查月儿的手机,有时跟月儿抱抱。

月儿感觉真的没有意思,难道自己不像个丑小鸭一样吗?月儿还是做出了同一举动——回家,真的回家,不想再来了。

“我下个星期回家”

“干嘛”

“不想来了呗”

“为什么”

“其实我都知道,你每天早上都会送她去上班,晚上接她回来,为什么要骗我”

“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不想你回家。”

“你是不是两个都舍不得放手?”月儿直接问了出来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可是她,我们在一起三年了,我……”文说不出话来

月儿想扭头就走,文抱住她:“你不是想学开车吗,我今晚就教你好不好”

“嗯,好”

文真的去教月儿开车了,月儿认真的,学的的很快。一连教了好几天,月儿想开快点,文说:

“只要你不回家,我就教你开快点”

“你怎么这么坏,威胁我”

“哈哈,答应吗”

“不干”

后来月儿吵着要去开车,文都会说,只要答应不回家,我就教你开快点。月儿想,不需要用这种方法牵制着自己。月儿还是选择回家。月儿把自己想成是一个逃兵,一个打败仗的逃兵。

月儿是知道的,即使留在这,结局还是一样,三个人都会,这原本就不是自己待得地方,原本就是个错误的开始。一个星期过去了,月儿开始收拾东西了,每捡一件衣服她的心都会痛一下,泪水又不争气的出来了,文还没有回来,她想最后一天晚上文可以在家里,她给文打电话了:

“喂,你在哪”

“我,我在有事呢”

“哦,什么时候回来”

电话被一个女人接过去了:“总是打电话过来,有毛病呀!”月儿吓得挂断了电话,心揪着疼。

月儿好想马上就走,一秒都不想停留了,她把自己我当什么了。为什么,为什么!!

过了半个小时,电话响了。

“喂”

“那个,我晚上不会来了”

“喔”月儿知道一定是他女朋友不要他回来,此时此刻,只有女人明白女人的心。

文早上回来的很早,月儿正在洗脸,文去了她的房间。当月儿叫文送她去车站的时候,月儿的手提包不见了,她知道被文收起来了,文还是叫月儿不要回去。

“不回家好吗,我不送你走”

“你不送,我自己打车走”

“你在上海都没有玩什么地方,要不你不上班了,你就在这玩好不好,不要回家”

“我已经决定了,我马上就要回家,把我的包给我”

“就不给,我不要你回家,我给你下跪了”文真的跪在床上了。

“你到现在还开玩笑吗”月儿想发火了。

文呆呆的站着,月儿找到自己的包,拿着就往外走,文只好送她,一路上文都放着那一首因为《我会好好的》月儿知道,月儿会一直好好的,离车站近了,月儿感觉像是到了世界末日一样,她的心崩溃到边缘,她真的舍不得离开,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这一刻,让她沉重的心久久都提不上来,她快要窒息了,她忍不住了……

她坐上车了,这一切将是结束了。

月儿回到家,号码一直舍不得换,她怕他联系不到自己,是的,她想的是对的,文给她打电话了。只是文的口气已经变了。

“在家好好的啊”

“嗯,”

“家里好玩吧”

“嗯”

“好,我有事了,挂了啊”

“嗯”

……文一直没有打过电话来了。

月儿的一个朋友去了文那里工作,她就像是月儿的一个卧底一样,月儿总是问她文过好不好。月儿的心里一直。在家里每当看到白色的车,她的神经就会剧烈的运动,她紧张急了,她是过敏了,她也是真的真的被中毒了。

月儿后来知道了,文和他的女朋友就要了,他们搬家了,他们住在一起了。

月儿后来知道了,在月儿去之前他女朋友对他一点都不好,因为自己的出现,他女朋友对他管的很严。

月儿后来知道了,他跟他女朋友说是月儿自己的一厢情愿。

月儿后来知道了,他跟姐姐说他早就跟月儿说过他有女朋友了是月儿不听话。

这些,月儿想都没有意义了。月儿只是希望何时还能再见文一面,她很想他。

过去一年了,月儿还记得是去年这个时候和文开心的在一起,月儿还记得文对自己的呵护,月儿不想忘。

什么是,什么是。

什么是喜欢,什么是。

为什么爱让人这么伤,为什么在爱面前人的心都会这么深。

纵使世间风情万种,唯有我对你情有独钟!

月儿还能再见到他吗?文的里还有那个曾经的妹妹吗?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kldac.com  中华少年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