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少年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血浓于水的爱-

来源:中华少年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当喧嚣的闹市目睹了整个悲剧的情节时,当文明的外衣裸露了那颗虚伪的灵魂时,胡龙依然是他母亲的儿子!血浓于水的母爱,使胡龙有种被呵护的安全感和自豪感。而山荷,一个做了胡龙一千零一夜妻子的她,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在胡龙母亲举起毒刀的威逼下永远的去了......
    胡龙未曾过问也不曾关心,留着母亲的血,吸着母亲的乳汁长大,血浓于水的爱让胡龙一脉相承!山荷没有资格说胡龙残忍,更没有资格说胡龙母亲举起毒刀也是残忍的!
    山荷带着一颗破碎的、疲惫不堪的心去了。
    她去了,含着揪心欲绝的泪。
    其实这桩婚姻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一场凄惨而美丽的错误。他没有挽留,她的确走了。他的生活方式使他乐不思蜀,他与她未给婚姻的历程画上句号之前,在他的生活里就已经出现了多少能代替她的人,连他自己都说不清的年代,她算什么?他的虚伪狡诈让他以君子风度提前离开了家,后面的情节交给他母亲来完成。当她被逼无奈诉诸于法律时,他在法庭上竟然恬不知耻地说:他没想到她能把他起诉了,依然口口声声在法庭上陈述和她感情“深厚、和谐、美满”,他对她是多么的“关心”,如何的“体贴入微”,他做不到但他说的到,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法官反问他既然那么关心,难道不知道她什么时间要起诉吗?他无言以对!
    她从发现了他的本质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在忍让中苟且偷生,在沉默中认真地打发着日子。在这认真地过程中重新解读他的人生态度及处世哲学,当她读透了他的一切时,留恋的感觉怎么也找不见归路,除了放弃还放弃。她的心灵早就放弃他了,只是尽着一个妻子的义务。因为她不想让孩子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孩子不能没有父爱和母爱!在那个家她如同保姆一样,除了洗衣做饭搞卫生,别的什么都没有。就连领自己的儿子出街道也被他的母亲严格管制,更谈不上和小儿子享受什么天伦之乐了,她想把不到两岁的儿子抱到身边睡一个晚上,那都是天方夜谭是呼和浩特专业治癫痫病医院,治疗怎么样做梦的事,在他家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
    在失去自由的三年如一日里,她近乎崩溃。儿子吃的东西他奶奶胡龙母锁在了箱子里,儿子要吃她没办法只好去买,就抱着孩子往外走。刚出了门,儿子的奶奶胡母冲出来夺过孩子,一把将她摔进门一顿拳打脚踢,打累了歇息的时候,去关了所有的窗户,害怕别人听见。她失魂落魄的躲进晾台面无血色,胡母有一次将她拉进客厅,撕着她的头发又一次将她的衣领撕开了花,她瘫困无力的瞪着胡母看。山荷在娘家的教养很好,没见过闹的乌烟瘴气的场面,尊老爱幼已经习惯了。突然面对家庭战事频繁的胡家,一旦家庭战争爆发,山荷只会瘫困无力的盯着看,两岁不到的儿子只在山荷身边转来转去的乱跑,哪里知道妈妈正在饱受血腥利刃的残杀!山河几乎崩溃了,抱自己的儿子出街错在哪里???胡母越打越来劲,骂她不是能写吗?拾起刀子逼她写保证,写下100条就说胡家侍侯不了,山荷欺的一家人过不了安稳日子,写下后让山荷娘家人来了看看,胡家娶了个什么样的媳妇。山荷起初以为胡母只像往常一样大闹三六九,小吵天天有的伎俩重演,没多想什么.听胡母这样一说心里全明白了,胡母按往常的思路认为山荷逆来顺受会全听她的摆布,想逼山荷给胡家留下证据,胡家来日赶掉山荷时理由更充足,也好向外人交代。因为胡家是个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窟,山荷领略过了。胡母在家闹得乌烟瘴气,出门哈哈大笑,头抬得比街上的高音喇叭还高。
    山荷明白了胡母的动机,就瞅机会往外逃。胡母发现山荷有要逃的打算,拉过茶几挡了去路,然后去管灶房的窗户。山荷连外衣都来不及穿就往外逃,两腿发软眼冒金星的山荷连怕带滚的从四楼冲下,经过灶房窗户的时候,胡母从窗户伸出头就像没事人一样笑着问山荷:“你做啥去呀,怎么连衣服都没穿?”山荷肺都气炸了,心里骂了一句:墙缝蝎子蛰人不漏刺的老狐狸!!!
    山荷口皮布满了血痂满脸泥土在茹河岸边县政府门前的街道上拼命地奔跑,她逃命去了。
    她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想念儿子的心揪的紧紧的。
    四平癫痫医院那的好她在喧嚣的闹市里独自穿行于人流中,一种深深的孤寂感包围着她。纷乱的思绪浸湿着她滴血也脆响的心,使她变得嫩芽般脆弱,任何一个伤感的故事都会让她情绪极坏,有时竟会对着萧杀的秋色两泪涟涟......
    回想一路风尘他留下的足迹,为了一个摄魂勾魄的女孩,他把伴他风雨兼程的妻子扔在了半路上;为了讨好旧情人,不顾产后虚弱的妻子力不从心的家务所累,继续在妻子面前迎来送往,眉目传情;为了在风花雪月的场所给那些妖冶女郎展现青春靓丽的底色,面对妻子时恶语相向,出了囚笼温柔体贴,幽默风趣,使得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风骚女孩在他的妻子面前故意漏嘴,让她温习自己的丈夫在别人的花园里尽显的风情和殷勤,以至于最后鸠占鹊巢。他的情人之一,一个未婚的发廊女生孩子时,他没有了退路。他终于向他那剽悍而又泼辣的母亲求援。当他的母亲举起毒刀逼走了他一千零一夜的妻子,不到两岁儿子的妈妈时,其情其景在风和日丽的茹河岸边,让知悉底细的人无不潸然泪下......
    儿是娘的心头肉。当他的妻子想儿子时,在同事亲友的陪护下去看儿子时,仍然被他的母亲破口辱骂赶出了家门。他依然相信他母亲绘声绘色的描述,说她以看孩子为名回家破坏了庄前屋后,撕裂了人心人肺。可是他母亲在这之前由于挑拨是非撒谎闹得不可开交三人对质过,他清楚他母亲有撒谎的习惯。但那时除了相信还是相信,根本没有一个男人主家立事的立场,看清了他的真面目后,她心里除了痛悔只有放弃的念头清晰可见。为了儿子她逆来顺受遭受非人的折磨苟且偷生了一千零一夜。
    多少次,她为了能看上不到两岁的儿子一眼,在充满血腥味和铜臭味的茹河街头的尘埃中流浪。她深陷于浓郁的忧伤中的时候,潜意识中她从来没有奢望过他能引领母子相见。以他的为人,他的素质,她读了一千零一夜之后,累了。她终于透彻的理解了他的底蕴而将他拒于心外。事实证明她必须离开,离开他是她今生最果断最明智的决定。
    那段逝去的故事那么遥远,仿佛前世的相凑,唯独孩子是她心灵中永远清晰的牵挂!他与她匆匆相聚又擦肩而过.....他以拒绝办理离婚得了癫痫病必须要吃药吗?手续而要挟她,殴打她时以合法夫妻作为挡箭牌,暴打一顿之后便不理不睬也不尽合法夫妻的义务,依然在花天酒地的场所继续着风花雪月的生涯。他对待婚姻的态度犹如强盗,他的处世哲学里就记载着夫妻双方对待婚姻的态度:互不干涉,各自为政的家传和古训!父母是他最好的老师,其潜移默化的作用胜过基因遗传。
    生性柔弱的她平生最坚强最勇敢的举动就是离他而去!
    他没有挽留!
    她更不可能挽留!
    一个美丽凄婉的故事宣告了一段孽缘的夭折!
    现实有它难以抗拒的力量,无论多么残忍都无法扼制亲情的回流,牵挂儿子的心从未停止有节奏的震荡。当那牵挂的情感之弦再次将她牵回茹河岸边时,她重温了毒刀威逼下狂奔于县城街道自己的凄惨景象时,她想发现那怕一个歪歪斜斜的脚印能让她留恋她也驻足,最终未发现能让她的心稍作停留的依恋,能将一颗心伤透的不是外来横祸,是自尊!!
    在那一千零一夜的漫漫征途上,她在忍辱负重的空间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夫妻同在的深更半夜,他的母亲推门而入是经常性的举动,她敛声屏气艰于呼吸视听,脑袋就像爆炸了一样还没开口说什么,而作丈夫的胡龙竟然先发制人,恶语相向骂她变态。为了维护那点可怜的自尊,一次她晚上关了门刚要睡,胡母竟然连敲带推的打开了门,还自以为是地说:“楼上谁睡觉还关门呢?热的还能行吗?”一个县城药司的药剂师住到楼上竟然不可一世到:连儿媳的居室门也要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胡龙看着自己的母亲“如此疼爱”自己更是得意!他的母亲想方设法阻止他与她同居共渡人生之舟时,他又大骂说她不孝顺!面对这母子二人的双簧戏,她的心就像利剑穿过一样,血淋淋的!看着如此无耻的母子俩,她觉得没有必要闹了!在失去人性的魔窟里,她怎么做都是错的。面对有理是理无理也是理的母子二人,她沉默了!说什么都是徒劳!
    在自尊被贬值的空间,她搞不清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是仆人吧,儿子两岁了;是媳妇吧,被重庆哪治癫痫病最好他的母亲一手安排与他隔墙隔房而宿时,他孝顺的言听计从一个月后,他已经陌生的不认识她是谁了。但当着她的面将一个十八九岁的管他叫表叔的亲戚女孩揽在怀中时,她敢怒不敢言时,他妈又一次先发制人骂她,说她是农村长大的没见过世面,城里人都这样,还强调石油上人都这样!因为那个亲戚女孩是胡龙的大哥从石油单位带回来的。她沉默了,因为再怎么说遭来的只能是群起而攻之的悲惨结局,她领略过了。胡龙一家文凭最高的要数胡龙了,初中还未毕业,但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天理!她尽管是一个大学生但没有正式工作挣不到足额的金钱来满足胡母。因而胡母对山荷说:“你学上个理发的些把钱挣了! ”胡母理发不出钱尝到了甜头,所以就有了前面发廊女生孩子的事。山荷是当老师的工资又低,胡母又不上学。山荷给胡龙作了一千零一夜的妻子,她算是看透了胡龙一家,人人头抬得比街上的高音喇叭还高,做事谁都意想不到的方式,让山荷想到了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的论断。城里人文明到乱伦的地步,面对一家乌合之众她觉得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了!
    不错,她在他家相对而言是个外来户,而母亲是给了他生命,给了他一切的上帝派来的缔造者,他百依百顺无可非议。他流着母亲的血,吸着母亲的乳长大,他应该服从母亲的一切安排,听从母亲的一切指挥......
    日子被毒花花的太阳翻走了一页又一页,她想儿子,又出现在了留有她狂奔影子的血腥杀戮的街道时,知悉子卯寅丑的共同呼声奉劝她:“去吧,亲情是人的阻挡割舍不了的,儿子永远是你的心头肉!”
    她终于去了。在善良的劝慰声中痛苦地去了。
    路过法院大厅时一个厚重的声音坦诚地告诉她:“你是个明白人,有什么过不了的坎,在那个家中永远没有道理可言,这是众人皆知的!你结婚后生了个儿子还算是你的安慰,你丈夫的大哥让其母操纵的滴水不漏,已离婚宣告解体。至今未娶,难道你不知道吗?唉,说千道万人不是没有走错路的时候。”
    毕竟,血浓于水啊!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kldac.com  中华少年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