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少年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走近西藏-

来源:中华少年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1

  嵌镶在天堂的宝石里
  长满了牛羊

  青海。蓝色的眼睛
  清泡在纯洁的草原上
  凝视。神灵的幸福
  离人类
  还有多远

    2

  穿过青海
  穿过草原
  大大小小的海子
  如珍珠一样串在地平线上
  经过一座山的低沉
  和戈壁的荒凉
  让我看到了
  七月里皑皑白雪
  覆盖在季节的躯体上
  沉默不言

  经过唐古拉山脉的风口
  与稀薄的空气。漂浮在驶往拉萨的火车上
  顺着车内的交谈
  使我听到了
  几个外国游人的愿望
  在一个藏族导游的身上
  得到了实现
    
    3

  收起秋天的荒凉
  收起风
  落叶就如同一枚枚铜币
  收买了
  往日的繁荣

  在一片
  巨大的伤口面前。秋天
  如抽干了乳汁的藏族老阿玛
  被繁华的季节
  遗忘在边缘的尽头

  左手摇着转经筒
  右手举过头顶   祈祷

    4

  远方
  除了远方
  那些河流的目光
  铺在  去往天堂的路上
  吟诵   歌唱

  在众神聚集的地方
  鸟雀在展翅飞翔

  秋天深了
  背满牛粪的藏族老阿妈
  站在高原上
  仰望   一万年

忻州治羊羔疯到哪个医院>      5

  一夜的潮湿
  淋湿了过去
  一座荒芜的城池

  在火车穿过一片沼泽时
  我隐隐约约看到
  朦胧的灯光
  打碎在模模糊糊的玻璃上
  闪现一个民族的目光

  擦破星光
  成群结队的牛羊
  就行走在德令哈的路上
  面朝西藏
  仰望草原

      6

  穿过九月的寒冷
  穿过荒原
  我看到河流的远方
  几只藏羚羊在彷徨

  幽灵一般的目光
  飘落在
  我眺望的方向
  如同可可西里的荒凉
  让我一筹莫展

     7

  仿佛走在天堂
  稀薄的云雾绕在身旁

  轻轻地
  在海拔五千多米的车站  行走
  就如同踩在天边
  一场白茫茫的雪上
  滑动着躯体
  跳动着心脏

  心情是雪一般的纯洁
  双腿如棉花般酥软

    8

  众神积聚的地方
  阳光在歌唱

  喜马拉雅山上
  积雪冰封了人们的思想

  河流的边缘
  有人在河水里哭泣
  有人从洁白的羽毛上
  看到了希望

  高原上。湖泊是天堂遗落在人间的双眼
  那明亮的波纹
  是神祗们欢唱的语言
  荡漾在纯洁的远方
  歌唱着美丽的洛桑花
  滋润着思想

    9

甘肃的癫痫病医院

  去往春天的路上
  天空暗下来
  雷霆滚在三月的天空

  草原上。沉睡的花草
  被一场又一场淅淅沥沥的雨
  唤醒。如同藏族阿妈
  为自己的儿女们
  调顺呼吸  擦亮着身子
  让他们在草长莺飞的时节
  准备面对神的匍匐


    藏地诗篇

  走近西藏
  经过曲曲折折的天桥
  穿过那曲的河水
  远远望去
  一群群牛羊在天边的湖泊里
  饮水思源

  水中的天空
  绿色的草原
  如同被藏族的大妈清洗过一般
  明净  透亮
  闪现着蓝色的光芒
  宁静而慈祥

  这是神的故乡
  太阳的家园
  生长在鸟雀的翅膀上
  花朵一样绽放 

 
    行走在拉萨的街上

  通往天堂的路上
  我走不出神的手掌

  从八廓街
  到布达拉宫的路上
  一座座琳琅满目的商品
  靠着酥油奶茶的酒吧
  有人在此寻欢作乐
  有人在此沿着它的轮廓
  跪磕长头

  信仰在上
  传说在后
  四面八方的转经筒里
  写满了朝圣者
  面对宗教的虔诚
 

    大昭寺的早晨

  烟雾笼罩的早晨
  阳光照着
  僧在殿里诵经
  佛在人群中超度

  一群又一群藏族的兄弟姐妹
  双手合十
  用信念高过头颅的尊严
  虔诚地朝拜癫痫病有特效药吗
  一道虚掩的门口
  一次
  又一次


    羊昭雍措

  沿着天梯
  来到神的故乡
  密密麻麻的玛尼堆旁
  清澈的湖水里
  云彩在飞翔

  传说中的灵通转世
  就从近五千米高的湖泊
  开始。一个喇嘛
  看到了众人的来世
  倒影在一种意念中
  经营现实

  神在天堂
  人在修路
  湖的边缘
  牛马在轮回
  信徒在转世


    天  梯

  那些灵魂
  沿着山坡
  沿着高原
  爬上天梯

  有人在山下信仰
  有人在仰望中歌唱

  据说爬上天梯的人
  可以享受天堂的荣华
  而他们的躯体也像灵魂一样
  被神鹰带到天堂
  而那些仰望和歌唱的人
  在人世间模仿着神祗的身影
  一直在虔诚地
  朝拜

  天堂在上
  大地在下
  信仰沿着天梯
  缓缓攀升
 

    日喀则

  那年的六月。河水的边缘
  山峦在高高凸起
  如同美丽孕妇挺起的肚子
  生命在高原上  渐渐忧郁

  一夜的雨
  打落在日喀则的一家客栈里
  敲响了神祗的脚步

  夜间。月亮被隐藏的梦里
  经幡从房顶上飘起
  邻家。偌大的院子里
  唱经的喇嘛立在古色古香的寺前
  左手捻着酥油灯
  右手持着书卷
湖南治疗癫痫病医院   低声默念着经文
  仿佛佛光照亮我的面前


    纳木错

  天空里飞翔的白云上
  映出的镜子
  是神祗们遗落在民间的一只眼睛
  明净。清澈的泪水
  安详地融化在爱情里
  诞生生命

  雪的泪水。神的安慰
  渗透在马匹的骨骼里
  堆积成皑皑的山峰
  让一个又一个朝圣的藏族老人
  在一群群玛尼堆前
  手摇着转经筒
  看到了轮回转世的自己
  彷徨在来世的路上
  祈求   家乡的洛桑花永远美丽

  
    西 藏

    1

  天堂里嵌镶着谁的眼睛
  在高原深处
  凝视着一群雄鹰
  张翅欲飞

  蔚蓝的天空里
  火一般的目光。打落在春天的
  一粒水珠上
  闪现着宗教般的容颜
  纯真  洁净

  一个民族。就在一滴泪里
  感受到了生活的艰难
  才从遥远的路途出发
  匍匐着
  忍受神的宽恕


    2

  雪水融化的地方
  草在生长。如同悠闲的牛羊
  在上坡上  恋爱
  然后生子

  雪一样的关系
  凝结在万物之间
  清清的河水拍打着牧羊人的思想
  默念着经文
  聆听着经幡的声音
  超度众生

  我们。坐在玛尼堆旁
  遥想湛蓝的远方
  祈福  幸福安康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kldac.com  中华少年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