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少年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2009年中国文学发展状况-

来源:中华少年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在党的领导下,形成了大团结、大繁荣、大发展的生动局面。广大工作者为推动我国社会发展进步、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满足人民群众的文化需求、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付出了辛勤劳动,做出了积极贡献。
  
  在2009年里,广大文学工作者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文学创作主旋律高昂、多样化纷呈,涌现了一批思想性、艺术性俱佳的优秀作品;为人民放歌,为人民抒情,为人民呼吁,文学与生活和时代的关系更为紧密;文学题材、内容、风格更为多样,文学体裁、形式、手段不断创新,适应新媒体、新技术的能力明显增强;中外文学交流和中国当代优秀作品的对外译介工作有了新的突破;作家队伍不断壮大,队伍建设有所加强。
  
  一、文学创作
  
  2009年的文学创作在前几年的基础上有了新的发展,各个文学门类的创作活跃繁荣,出现了一批优秀作品。应当特别指出的是,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是去年文学创作的重大主题。广大作家满怀激情地回顾历史,展望未来,以多姿多彩的笔墨书写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创立和建设新中国的光荣历程,表现中国社会的巨大变革,塑造和讴歌共和国历史上不同时期的英雄形象,创作了一批弘扬主旋律、具有时代精神和现实品格的力作。
  
  1.小说
  
  2009年,长篇小说依然是最为引人注目的文学门类。据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统计,2009年长篇小说实体书出版达3000余部,相比2008年出现成倍增长。而网络文学长篇小说的数量更为庞大。
  
  长篇小说的成就是一个时代艺术成就的重要标志。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大批作家对长篇小说创作倾注心力,随着数量的急剧增长,长篇小说的思想和艺术质量在总体上也有所提高。作家们对历史与现实、时代与生活的认识和表现逐渐深化,对长篇小说艺术规律的探索不断取得进步。
  
  在中国和平崛起于世界的时代背景下,作家们表现出更加强烈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他们体认中国博大、丰富的文化传统,深入思考中国近代以来壮阔的历史道路,表现中国人的生活与命运,努力追寻“中国本色”,确立文学的中国精神、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2009年不少长篇小说,体现了作家们在这一方向上的探索和成就。受到社会较多关注的有:方方的《水在时间之下》、徐贵祥的《四面八方》、张洁的《灵魂是用来流浪的》、成一的《茶道青红》、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苏童的《河岸》、宗璞的《西征记》、艾伟的《风和日丽》、阿来的《格萨尔王》、高建群的《大平原》、莫言的《蛙》等。
  
  随着经济体制深刻变革、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人们思想活动的独立性、选择性、多变性、差异性明显增强。面对纷繁的社会思潮和社会现象,周梅森的《梦想与疯狂》、曹征路的《问苍茫》、张贤亮的《壹亿陆》、刘醒龙的《天行者》、王刚的《福布斯咒语》(上部)、王跃文的《苍黄》、王十月的《无碑》、周大新的《预警》、徐小斌的《炼狱之花》等,在不同程度、不同角度上体现了作家们认识和把握复杂的现实生活的热情和能力,引起了广大读者的共鸣和思考。作家们审视人在生活中的精神困惑,在多重价值的矛盾和冲突中努力探索和确认善良与正直的美好价值,彰显了文学对国民精神所承担的重大责任。
  
  2009年,以文学期刊为主要载体的中、短篇小说创作继续保持旺盛的活力。相比于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的写作在中国当代文学中积累了更为丰富的艺术经验,作家们总体上表现出对这一体裁较为成熟的驾驭能力。
  
  面对急剧变化的现实生活,作家们努力探察社会现象的微妙机理,以各种独特的角度探索人的境遇和选择,准确生动地刻画人的复杂经验,有力地揭示人的精神疑难。中篇小说中,王手的《自备车之歌》、罗伟章的《吉利的愿望》、薛舒的《摩天轮》、徐则臣的《逆时针》、徐坤的《通天河》、晓航的《断桥记》、东紫的《春茶》、须一瓜的《火车火车娶老婆没有》;短篇小说中,范小青的《我在哪里丢失了你》、叶弥的《桃花渡》、次仁罗布的《阿米日嘎》、陈世旭的《立冬·立春》、毕飞宇的《睡觉》、韩少功的《怒目金刚》等,在总体上构成了变革社会中人的生活与心灵的宽阔图景,具有鲜明的时代感和现实主义力量。
  
  中、短篇小说一直是小说艺术探索的前沿,作家们敏捷灵动地探索形式与风格、题材与主题的各种可能性,不断拓展小说的想象空间和精神疆域。王蒙的《岑寂的花园》、叶广芩的《大登殿》、铁凝的《伊琳娜的礼帽》、迟子建的《鬼魅丹青》、林希的《岁月如诗》、郭文斌的《清明》、季栋梁的《吼夜》、杨少长沙癫痫病中医院衡的《昨日的枪声》、傅秀莹的《爱情到处流传》等,引起了文的深切关注。
  
  2009年,原创小说继续成为影视改编的重要来源。一些电影、电视剧作品,如《风声》、《潜伏》等,改编自麦家、龙一的同名小说,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影视文学的发展和作家对影视创作的参与,对提高我国的电影和电视剧水平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一些作家致力于话剧剧本的写作,如邹静之的《我爱桃花》、刘恒的《窝头会馆》等,构成了2009年话剧舞台的重要现象。
  
  以小说为主要体裁的青春文学继续受到较大关注。韩寒、郭敬明均有新作推出,蒋方舟、南飞雁、马小淘等也显示了新锐的创作活力。
  
  长篇小说的类型化趋势进一步发展,是2009年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职场、励志、推理以及幻想性作品大量出现,构成文学阅读的一个热点,成为年内长篇小说出版数量激增的原因之一。为适应不同层次读者多种多样的文化需求,在网络与市场的推动下,文学的实用性、消费性功能持续增强,如何认识和掌握类型化作品的独特规律,进一步提高其思想和艺术水平,如何在面向大众的类型化作品中坚持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念,正在成为一个紧迫而重要的课题。
  
  2009年小说创作的另一个重要现象,是一些海外华人作家的异军突起。严歌苓的《寄居者》、张翎的《金山》、陈河的《沙捞越战事》等长篇小说和陈谦的《望断南飞雁》、袁劲梅的《老康的哲学》等中篇小说,在国内首先出版和发表,使人们明确地意识到华语写作中一种新力量的出现。这些作家自觉地承续着中国当代文学的传统与关切,在跨文化的异域经验中获得了新的资源与角度。他们的写作丰富了中国文学的题材、主题和风格,为华语文学创作带来了新的宽阔前景。
  
  2009年,小说作品的数量是巨大的,但读者反馈的声音表明,受到广泛赞誉的长篇小说还比较少。当然,一年新出版3000部长篇小说,读者或评论家对长篇小说的阅读、消化还需要时间。
  
  2.诗歌
  
  中国是诗歌大国。尽管关于诗歌的标准、诗歌在当代生活中的命运在2009年仍然持续引起讨论,但这一年里活跃的诗歌活动、各类诗歌刊物和数量巨大、难以精确统计的诗歌作品,都表明中国诗歌(包括新诗和旧体诗)拥有众多的作者和读者,在中国人的精神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2009年,诗人们在纪念共和国成立60周年之际,从诸多角度抒发和表达对祖国的感念与热爱,李瑛的《花开中国》、雷抒雁的《最初的年代》、朱增泉的《美庐》、石英的《走向天安门》等,获得广泛好评。
  
  汶川大地震引发的“地震诗潮”,充分体现了诗人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精神。在此基础上,2009年出现了一批深入思考人类命运,具有深刻的反思精神、悲悯情怀的作品,如欧阳江河的《天人无泪》、邵燕祥的《北纬30°线》、雷平阳的《祭父帖》等,厚重坚实,具有强劲的情感和道义力量。
  
  诗人们以更宽阔的胸怀,领悟和辨析个人与时代的复杂经验,在丰厚的感性和深刻的理性之间寻求诗性的表达方式。叶延滨的《生锈的花圈——戈兰高地速写》、西川的《一条迟写了二十二年后的新闻报道》、郑敏的《设想》、牛汉的《小船的呼唤》、吉狄马加的《南美诗抄》、韩作荣的《埃及诗章》、王家新的《布谷》、王顺彬的《记忆中的云》等均是受到较多关注的诗作。
  
  3.散文
  
  2009年散文创作中的一个重要现象是,散文写作的持续大规模扩散和泛化,越来越多的人通过纸媒和网络表达和书写自己的人生经验和感触,这带来了思想、语言和表达方式的空前活跃,也对传统的散文和随笔艺术构成了挑战。
  
  在2009年,张承志的《敬重与惜别》、张炜的《芳心似火》、王充闾的《张学良人格图谱》等散文集的出版,证明了深思熟虑、庄重诚挚的散文写作在公众中具有强劲的感召力。无论是观照历史还是审视自我,无论是理性的辩难还是血气与深情,作家主体精神的宽阔与强健依然是散文艺术的根本所在。
  
  文学期刊和报纸是单篇的文学散文的主要媒介。散文是为人生、写人生的。散文家们承续五四以来的传统,有力地影响着中国人对自身生活的认识,参与着我们对生活的价值与意义的探询和建构。余秋雨的《门孔》、塞壬的《合租手记》、刘亮程的《喀纳斯灵》、袁鹰的《天安门见证》、阿来的《大地的语言》、蒋子龙的《小镇示范》、陈祖芬的《明朗的天》、柯岩的《那会儿,我们正年轻》、王小妮的《二��八上课记》等作品,显示了作家们对散文精神与艺术的多方面的探索成就。
  
  散文创作同样存在着数量和质量的关系问题。一些评论家指出,在散文的边界无限蔓延江苏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的时候,散文的写作伦理和艺术特性也遭到了一定程度的忽视。
  
  4.报告文学
  
  作为非虚构的文学体裁,报告文学具有贴近现实、介入生活的鲜明品格。2009年,报告文学作家怀着强烈的担当精神和使命意识,深入历史与现实的广阔领域,写出了一批优秀作品。
  
  对重大题材的关注、对社会现象综览性的表现和思考,是报告文学写作的重要传统。李鸣生的《千古一梦》、何建明的《我的天堂》、袁亚平的《大国根本》、王树增的《解放战争》、陈启文的《共和国粮食报告》、杨黎光的《中山路》等,从不同角度反映了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光辉道路。张胜友的《让汶川告诉世界》、王宏甲的《在天府的苍穹反复吟唱》、李春雷的《绽放在阳光下的微笑》三部作品在汶川地震一周年前夕发表,全景式地展现党对灾区重建工作的领导和灾区在经济恢复、文化建设方面取得的成就。在傅宁军的《大学生“村官”》、朱玉的《巨灾对阵中国》等作品中,作家们对特定事件和现象的深度呈现和反思,显示了报告文学独具的思想力量。而徐江善的《末路疯狂》、海剑的《反渎风暴》、贾鲁生的《人“妖”之战——中国超级细菌自述》等作品,秉持正义与良知的批判精神,揭露和鞭挞各种社会丑恶现象,具有警醒人心的价值。
  
  报告文学作家将目光投向广大的民众,在民众中发现人物,这些人物或许默默无闻,但是,他们所呈现的人性光辉和英雄品质使他们成为时代精神的标尺。李青松的《一种精神》、党益民的《守望天山》、朱晓军的《水鬼》、郝敬堂的《大巴山的女儿》等作品,表现了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和感人至深的精神风貌,成为报告文学中引人注目的景观。赵瑜的《寻找黛莉》,对报告文学创作做了新的艺术探索。
  
  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报告文学作家及评论界近年来在持续讨论报告文学如何创新、如何发展。有评论家指出,一些作品重写事、轻写人,重报告、轻文学,以至于影响到读者对报告文学的观感。
  
  5.儿童文学
  
  2009年,儿童文学创作依然保持快速发展的态势。2007年以来,儿童文学出版已占全国图书出版码洋的10%左右。2009年,这一比例更达到16%以上的惊人水平。全国现有少儿文学期刊近20家,一般月发行量10万以上,《儿童文学》月发行量达到100万册,《幼儿画报》月发行量达170万册。而曹文轩的长篇小说《草房子》自1997年首印以来,到2009年已印刷100多次。儿童文学创造的“神话”,固然是由于中国家庭普遍重视少儿教育,而纸质阅读较适合于少儿,也是由于绝大部分儿童文学作品体现了稳定健康的价值观和审美观,赢得了家长的信任。
  
  2009年,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家坚守儿童本位,寻找抵达儿童内心世界的路径,力求把握儿童的阅读心理和审美期待,既突出快乐、轻松,又坚守人文教育的立场,推出了一大批为儿童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以小学生为主要对象的童年文学中,张之路的《弯弯》、董宏猷的《“好大胆”与“好小胆”》、曹文轩的《我的儿子皮卡》系列等;动物小说中,沈石溪的《雪豹也有后爸》、牧铃的《荒野之王》、金曾豪的《义犬》等;幼儿文学中,高洪波的童话《魔笔熊》、安武林的童话《核桃鼠和他的伙伴们》等,均是较受关注的作品。
  
  关注现实、关注儿童成长的烦恼和内心的疼痛,是2009年儿童文学的重要主题。秦文君的《云裳》、杨红樱的“淘气包马小跳系列”之《小英雄和芭蕾公主》,关注汶川地震中的孩子们。曾小春的《手掌阳光》则将目光投向了农村留守儿童。
  
  我国未成年人是庞大的读者群,在求大于供的市场压力下,儿童文学的创作一定程度上出现了艺术粗疏的现象。中国儿童文学应该进一步提高原创力和想象力。
  
  6.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并非体裁概念,之所以在此单列,是因为网络及新媒体文学是2009年文学创作中引人注目的现象。在网络文学的持续热潮中,诸种新媒体文学样式迅速涌现和发展,同时,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对话与交流渐趋深入。年内由中国作家出版集团、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和中文在线共同举办的“网络文学十年盘点”活动,是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进行的一次大规模交流。
  
  2009年,网络文学保持着巨大的作品数量和庞大的读者群。网络文学正向广度和深度发展,阿耐的长篇小说《大江东去》表现30年来的改革历程,获得了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孔二狗、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等人的写作吸引了较多网络读者。重点文学网站正在加强与传统文学的交流,努力提高网络文学质量。
  
  在总体上,网络文学还处于发展的初期,不应该由于它的不成熟而忽视它的存在,要看到它所蕴含的有发展前途的癫娴患者能做流产吗因素。
  
  二、文学评论
  
  2009年10月29日,全国文学创作座谈会在北京召开,80余位文学工作者参加了座谈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出席会议并作重要讲话。他在讲话中指出了当前文学创作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强调了文学创作必须解决好的重要理论和实践问题。他希望广大文学工作者从当代中国人民伟大创造中寻找和发现文学创作崭新的主题、情节、语言、诗情和画意,反映伟大时代的历史巨变,描绘人民群众的精神图谱,为时代写史、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言。刘云山同志的讲话对文学工作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也为文学评论界总结批评规律、改进批评观念与批评方法、正确认识文学新形势与新现象指明了方向。
  
  2009年是中国作家协会创立60周年,也是《文艺报》和《人民文学》创立60周年,广大文学评论工作者在总结新中国60年文学的成就与经验、文学评论的理论建设、激励和引导文学创作、文学观念的探索创新和新的文学现象的研究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进展。
  
  1.“新中国文学60年”的总结与评价
  
  新中国文学60年的总结、评价,是2009年文学评论和文学史研究的焦点。文学界和评论界主持编辑了《中国新文学大系1977—2000》、《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等,对60年的文学成就进行了系统的整理和介绍。
  
  60年来的中国文学,与共和国的进步与发展息息相关,与民族振兴的伟大斗争紧密相连。认真总结60年来的成就与经验,对于进一步推动中国文学的繁荣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界围绕这一主题召开了一系列会议,产生了一批有价值的研究成果,孟繁华的《民族心史:中国当代文学60年》、陈晓明的《壮怀激烈:中国当代文学60年》、吴义勤的《文学性遗忘与中国当代文学评价问题》等论文产生了一定的反响。
  
  2.文学评论的理论建设
  
  2009年,中国作家协会和中央编译局合作选编了《马克思 恩格斯 列宁 斯大林论文艺》,收录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有关文学艺术的论述,是文学评论、文学理论和文学创作的指导性文献。
  
  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中国化研究取得新的进展,张炯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及其面临的挑战》、董学文的《新中国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六十年》、童庆炳的《走向新境:中国当代文学理论60年》等都是比较重要的成果。作家出版社推出了《中国当代文学理论研究与批评书系》。
  
  文学评论自身的现状及问题是2009年文学评论界讨论的一个焦点。《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文艺研究》等报纸杂志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就文学评论的境遇,文学评论的标准,文学评论的方法、文风和文体,文学评论如何建立与作家、与大众的对话关系,如何加强文学评论的公信力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的探讨。在王一川的《通向询构批评——当前文学批评的一种取向》、李建军的《文学批评:求真,还是“为善”?》、郜元宝的《从“启蒙”到“启蒙后”——“中国批评”之转变》、陈思和的《艺术批评·新方法论·学院批评》、谢有顺的《如何批评,怎样说话?——当代文学批评的现状和出路》、白烨的《文学批评的新境遇与新挑战》、王彬彬的《文学批评的语文品格》等论文中,评论家们普遍认为,文学评论在新的时代条件下面临严峻的考验,必须重新认识文学评论的功能,加强文学评论的自身建设,准确处理学术与社会、理论与创作、研究与判断等基本关系,使文学评论获得新的生机与活力。
  
  3.文学创作的评论和研究
  
  对文学思潮、创作现象作出观察、概括和分析,对新的文学作品进行跟踪与评价是文学评论的重要功能。
  
  2009年,中国作家协会积极组织对全国文学创作态势的研究,特别是推动了关于长篇小说艺术问题的探讨和对网络文学、新媒体文学的调研和讨论。《人民日报》、《文艺报》等报刊,组织了一系列创作问题的专题讨论,发挥了对文学创作的引导作用。如《人民日报》组织的关于“思想性”的讨论中,李敬泽、施战军等人,针对文学创作现状,重新辨析思想性对于文学创作的重要意义,强调思想性的尺度并未过时,而是内在地包含在文学性之中。面对这个壮阔的时代,作家需要巨大的生活准备和知识准备,也迫切地需要强大的思想力量。
  
  在专业期刊上,评论家对当代文学中的重要作家和作品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阐释,对各种文学观念和新的创作现象保持着敏锐的学术热情。比如陈建功的《网络文学之我见》、张颐武的《传统文学·青春文学·网络文学:平行发展的新格局》、欧阳友权的《网络文学:前行路上三道坎》、张清华的《网络、伦理、美学》等论文,对于网络文治羊癫疯的有什么药比较好学的文化资源、写作伦理、发展前景等问题做了探索性的思考和论述。
  
  大众媒体对于文学现象、文学事件和文学作品的讨论与评价,在2009年也很活跃,媒体评论构成了公众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文学活动
  
  2009年的一系列重要文学活动,推动着中国文学事业的发展。中国作家协会及各团体会员、有关政府部门、高等学校和学术机构,开展了多种多样的文学活动。
  
  1.纪念“新中国文学60年”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中国作家协会与人民日报社联合举办了“放歌60年”征文活动,得到广大作家的热烈响应,共有3万多件作品应征,袁鹰、李瑛、严阵、林非、聂鑫森、蒋子龙、谭谈、陈祖芬、贾平凹、雷抒雁、贺捷生、邓友梅、乔林生、冉启培、王宗仁、柯岩、王蒙、理由、熊召政、金翠华、白刃等20余位作家的优秀作品获奖。
  
  中国文学界以多种方式对新中国60年的文学成就进行了全面回顾,全国众多文学期刊和出版社年内陆续大规模推出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题材的作品。作家出版社推出《共和国作家文库》,收入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新时期以来近百位著名作家的代表性作品,是中国当代文学创作成就的一次较全面的展示。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歌唱祖国——新中国60年文学成就展》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开幕,展示了新中国文学走过的辉煌历史。
  
  2.推动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
  
  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少数民族文学事业的发展。根据少数民族地区文化建设的需要,2009年,《民族文学》杂志除了办好原有的汉文版,又推出了蒙、藏、维三种少数民族文字版本。中国作家协会继续实施“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翻译工程”,编辑出版了《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翻译作品选》和《建国六十周年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为少数民族作家提供学习交流的机会,举办全国少数民族作家“祖国颂”创作研讨活动,邀请全国55个少数民族作家共同研讨文学作品;组织人口在10万以下的人口较少民族作家,前往上海、宁波、温州等沿海地区采风,为少数民族作家提供学习交流的机会。
  
  3.加强作家培训
  
  鲁迅文学院举办了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和第十二期少数民族作家高级研讨班。各地作协和文学院也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培训,举办了散文创作班、报告文学创作讲习班、农民作家培训班、文学刊物编辑培训班、中青年作家研讨班、青年作家读书班等。
  
  与文学网站合作举办网络作家培训班,是带有探索性的举措。鲁迅文学院与盛大文学网站合作举办了网络作家培训班。
  
  4.维护作家权益
  
  2009年,作家权益保障问题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中国作家协会采取各种措施,切实维护作家权益,并着力探索数字化时代作家版权保护的途径和方法。年内,发生了谷歌公司在未经著作权人授权的情况下扫描收录使用中国作家的作品的事件,中国作家协会就此发布“维权公告”,迫使谷歌公司作出公开道歉。2009年的维权行动,对提高中国作家乃至全社会的著作权意识起到了重要作用。
  
  5.开展对外文学交流
  
  2009年是中外文学交流较活跃的一年。在世界最大规模的图书博览会法兰克福书展上,中国作为主宾国引起世界瞩目。中国作协主席铁凝率领一百余位作家组成的代表团出席并开展了数十场文学活动,成为书展的一大亮点。
  
  年内,有关政府部门和各省市自治区积极开展丰富多彩的对外文学交流活动。中国作家协会不断探索中外文学交流的新形式,分别在美国、德国和法国举办了中外文学论坛,中国作家与三国作家、汉学家和翻译家通过交流、对话,加深了理解,增进了友谊,建立了文学合作关系。这一年还实施了国际写作营计划,为海外作家提供近距离体验中国、书写中国的机会,也为中国作家提供了与外国作家密切交流的机会。
  
  2009年,在政府和民间的有力推动下,一批中国当代作家的作品被译成多种外国文字出版。除原有的中国图书推广计划外,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教育部、中国作家协会及各出版社、高校科研机构启动一系列中国文学译介工程,中国文学、中国作家正逐步进入世界各国更多读者的视野。
  
  2009年的中国文学既是充满收获和希望的一年,也是挑战和问题较多的一年。尽管中国文学事业在这一年取得一些成就,但是,仍然不能满足人们不断增长的、日益多样化的精神文化需求。中国文学工作者仍然需要不断地做出艰苦的努力。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kldac.com  中华少年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